您的位置:主页 > 讯息热门 >硬地不再:Feist 与另类音乐的蜕变 >

硬地不再:Feist 与另类音乐的蜕变

2020-07-27作者: 394次阅读

硬地不再:Feist 与另类音乐的蜕变

  不知不觉,十年过去了。2007年之于另类乐坛而言,着实不坏。除了教主电台司令(Radiohead)在团员各自发展几年后终于推出第七张专辑《In Rainbows》之外,液晶大喇叭(LCD Soundsystem)也端上了大受好评的《Sound of Silver》,被英国《卫报》与《Uncut》杂誌等媒体奉为年度最佳专辑。然而最令我怀念的不是这些当年已经享誉国际的大户团体,而是正开启单飞后成名之路的妃丝特(Feist) 。

  多伦多发迹的 Feist,一向以醇厚而略带沙哑的嗓音为特色,2001、2002年间曾为加拿大天团崩世光景(Broken Social Scene)的一分子。Feist 于2004年发行的第二张个人专辑《Let It Die》已经引起了一阵骚动,尤其专辑中的单曲〈Mushaboom〉还被服饰品牌 Lacoste 纳入广告中。但真正让她名扬四海的是她2007年的《The Reminder》,其中单曲〈1234〉发行后飙上各大销售榜单,并被苹果公司相中,选为 iPod Nano 的广告配乐。然而这首歌最初原为澳洲创作歌手 Sally Seltman 的作品,由于她认为实在太符合 Feist 的风格,便提议由 Feist 来演唱,两人于是合作将〈1234〉搬上檯面。Feist 因此被提名葛莱美奖最佳流行演唱女歌手,而《The Reminder》一碟更被提名最佳流行演唱专辑(可惜两项都输给了传奇女伶艾美怀丝)。

硬地不再:Feist 与另类音乐的蜕变

  专辑中的曲目可以说是各有风味,但属于 Feist 独特的怀旧元素却也贯穿其中,藏在时而民谣,时而轻摇滚,又偶尔来点爵士魂的细节里。听上去轻鬆自在得毫不费力,执行上却相当完美。由于不只一两首颇适合当爱情喜剧的主题曲,也多少助长了 Feist 在新粉丝们心中的梦幻女神形象。那几年,她成为镁光灯的焦点,从《芝麻街》到访谈脱口秀都能一睹她的倩影、她的演出。

  然而爆炸性的名气诚然容易让人手足无措,Feist 甚至在回顾性的访谈中声称自己当时「失去了对音乐的好奇心」。继《The Reminder》的发行与巡迴演出后,她放下吉他,将音乐生涯暂停了两年,才得以重拾自我,寻得新的灵感。于是《Metals》在2011年出现了,虽然再度和製作人 Chilly Gonzalez 合作,爵士与蓝调的痕迹也仍然存在,但摆脱了以往较为轻柔的曲风,不再夹带一丝丝甜腻,而趋于沧桑苦涩。少了些让人听了想随之摆动的节奏,却添了些低吟呢喃,也似乎更贴近 Feist 的灵魂深处。

  有趣的是,下一张专辑又酝酿了更久。

硬地不再:Feist 与另类音乐的蜕变

  沉潜六年,Feist 终于在2017年四月推出了《Pleasure》。年过四十的 Feist 声音和十年前一样柔软弹性,高音萦绕,低音迴荡,但专辑曲风却比《Metals》更加萧瑟。除了其中几首重新拥抱了她的摇滚根源外,多数歌曲中她彷彿扮演着游唱诗人的脚色,向听众喃喃诉说着破碎的爱情与无常的人生。

  2007让 Feist 嚐到了由独立音乐界跨入流行普普世界的超高人气指数,却也为她塑造了一个难以摆脱的音乐形象。接下来的十年,似乎是她脱离大众口味,一再寻求回归自我本质的过程,在她的庞克根基与岁月的陶冶之间取得平衡。而她的故事多少也反映另类音乐这十年来的转变。回顾八O年代,独立音乐于英、美两地崛起并开始超越本意,不再局限于狭义上独立厂牌製作发行的音乐,逐渐广义地包含叛逆、前卫、非主流的「另类次文化」。到九O年代,不少独界艺人及乐团闯入了主流世界。从 Blur 与 Oasis 到摇滚诗人 Elliott Smith,在这几年不论名气与专辑销量都大幅攀升,并形塑了另类音乐人在主流市场中的偶像形象。

  而伴随21世纪到来的是更颠覆性的改变,数位技术的成长及网路普及化,使买唱片成了过气的消费行为,但也提供了刚发迹的音乐人成本低廉的新平台可以发表及宣传作品。Death Cab for Cutie、Belle and Sebastian 与 Arctic Monkeys 皆为这个时期成名的好例子。同时,「独立」与「另类」等标籤却也开始被滥用,乐团层出不穷,乃至失去了意义。回到 Feist 的发展,她大约也是在这个时期打入主流市场的,十年后的2017,她发表了第五张个人专辑,面对的却是一个迥然不同的氛围。此时的独立音乐在欧美已被批为自我陶醉的「白人音乐」,不再展现反资本主义的草根精神,而沦为一种流行时尚风格,亦即「酷」的代名词。就音乐上的突破而言,这些白人乐团与艺人也少有创新,流于陈腔滥调,反倒是 M.I.A. 与 FKA Twigs 等背景多元的黑马让人耳目一新。

  但 Feist 并不需要太担心,总是有怀念当年的老粉丝对她死心踏地。只是时代在改变,广大听众的资源越来越丰富,耳朵也越来越尖,新鲜音乐人若想摆脱主流的枷锁,可得更有创意些。

图片出处:OUTinPerth、Rolling Stone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:

随机文章

热门文章